成人影片下載

關於部落格
成人影片下載
  • 12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山西大同原市長耿彥波被調走後125項工程停工

大同市文廟附近開發的一片仿古四合院,附近基礎設施建設已停工,周圍都是廢墟。 11月3日,大同市四牌樓附近,耿彥波“粉絲團”在聚眾討論。   當鐵桿“耿絲”盧廷高因請願,於10月15日被大同警方行政拘留後,“耿彥波粉絲團”再度為人熱議。這個鬆散的團體,成員包含老黨員、退休公務員、老教師、拆遷戶、包工頭、農民,各色人等。他們“挺耿”原因各異,有的感動於耿的鐵腕作風;有的在大拆大建中獲益;還有的在官場仕途升遷。他們為原大同市長耿彥波請願,更多地是體現了一個美好願景:希望政府高效、廉潔、雷厲風行。但粉絲團忽略了一個重要問題,大拆大建過於猛烈,透支未來造成潛在風險。耿彥波離任以後,125項在建工程被叫停。大同市政府2013年累計負債超過130億元。有政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停工和巨額債務有關。   昨天,距離盧廷高提起行政覆議法定時間還有不到五天,盧廷高已經按捺不住了,他告訴新京報記者,他準備到街頭做一個演講,告訴更多的人自己的經歷。   這位52歲的市民不久前因為唱國歌的舉動被行政拘留了15日,被釋放後,媒體的報道令他一下成為大同市的“名人”。   10月15日下午3點左右,盧廷高拉著台式音響匆匆趕到大同市市委門前時,這裡已經積聚了幾十名群眾,市委門前的馬路邊上,還擺放著三十口煙花。盧廷高捧起話筒高聲喊話:感謝共產黨的英明決策……   盧廷高演講中提到的“黨的英明決策”指的是半個小時前中紀委官網發佈的消息,“大同市委書記豐立祥涉嫌嚴重違紀,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”。   半個小時以後,三十多名身著藍色休閑衫的年輕人開始沖入人群搶奪地上的煙花,追著盧廷高搶奪話筒。一名叫周連寶的老人正在抽著香煙看熱鬧,隨手用煙頭點燃了腳下的煙花,“轟!”煙火直衝上天。人群靜默一秒鐘,開始四散。   “來這裡,就想起耿市長”   耿彥波“粉絲團”每天下午4點,在大同古城四牌樓開“例會”,耿彥波主政時修複了這一建築   11月2日,被釋放的第3天,盧廷高告訴新京報記者,10月15日他去市委門前演講,也是為了呼喚耿彥波回大同。“豐立祥被抓,我們又看到了希望,希望耿彥波回來,繼續建設大同。”當天晚上,盧廷高被以尋釁滋事罪拘留十五天。同被拘留的還有趙雲孝、周連寶。   媒體曝光此案後,網上輿論多有質疑,認為警方濫用職權打擊市民支持反腐呼聲。   10月18日10點左右,大同市民在和陽門前聚集,表達希望原市長耿彥波重返大同的願望。大同市公安廳的數據顯示,最高聚集峰值700人。   大同市公安局一位高級警官告訴新京報記者,被處罰市民系非法聚集影響了交通秩序,處罰他們,並非因為他們喊反腐敗口號,“而是表達的方式和行為,影響到了公共秩序。”警方的處罰是根據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和相關規定。   盧廷高是一位國企幹部,身材魁梧。另一位被拘留的當事人趙雲孝是一位農民,腿部有殘疾。他與盧廷高都是挺耿派的“風雲人物”。他們還有一群“戰友”,組成了堅挺耿彥波的“粉絲團”。   耿彥波“粉絲團”每天下午4點,都會在大同古城四牌樓開“例會”。他們大多是中老年男性。   最近,圍繞著兩起請願事件,“粉絲團”展開了更加“廣泛”的討論,每天都有上百人聚集。11月3日,新京報記者在四牌樓附近看到數十個人聚集,有人蹲坐,凝神靜聽最新小道消息。有人圍站著,分享著網上抄來的新聞。   大同四牌樓是大同古城的標誌性建築,50年代初被拆除,在耿彥波主政大同期間被修複。為何選擇這裡聚會?“粉絲團”的趙立民告訴新京報記者:“是耿市長讓四牌樓恢復了生機,來到這裡,就想起耿市長。”   “粉絲團”發軔   耿彥波“粉絲團”是由一群關心大同市發展的熱心市民聚眾聊天發展而來的   趙立民是“粉絲團”最早期的成員。據他介紹,“粉絲團”早在耿彥波主政大同時即已出現,是由一群關心大同市發展的熱心市民聚眾聊天發展而來的。   2008年1月,耿彥波從太原市委常委、市政府副市長調任大同市市長,隨即掀起了“名城復興”運動,展開雲岡大景區建設、北岳恆山深度開發、古城修複運動。大同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工地。據大同官方數據顯示,耿彥波主政時期,城市改造建設拆遷面積1000多萬平方米,四年新增建築面積2000萬平方米。   如此大規模的市政建設牽動了整個城市的神經。粉絲團的張順友記得,大約在2009年初,開始有一些閑暇的熱心市民不定期地聚集在大同城牆邊議論,“是不是又來了一個只會瞎拆亂建的‘敗家子’市長。”   這群人中,有的是老企業員工,有的是退休公務員,有的是老教師。他們一輩子居住在大同,工作在大同,曾經是這座城市發展的參與者和見證者。年近七十的衛景天老人說:“我們都是為了大同好!希望大同好!”   這些人另外一個特點就是,生活有保障,比較清閑,有一些渠道獲得官場的“小道消息”。   這群人的話題經常圍繞著新市長耿彥波和他掀起的城市建設進行。耿彥波經常在工地現場辦公,市民們經常看到他“風塵僕僕”的樣子,關於他的故事也開始從街頭巷尾流傳出來。   退休教師陳玉林是粉絲團的“老資格”,他記得,當時傳播甚廣的一個故事是“耿彥波鐵腕拆官房”。迎賓路修建時,附近有很多違章店鋪,其中十幾間屬於該市一位高級別官員的妻子。耿彥波來到拆遷現場,指著這排店鋪當眾問這位官員:聽說這些店鋪是你的?這位官員連連擺手。耿彥波說,不是你的就好,拆!   這些生動的、口口相傳的故事,令這些市民覺得,“耿市長不一樣!”   “耿市長感動了我們!”衛景天老人說。聚集群眾從言談之間的贊譽,逐漸轉化為以實際行動挺耿。   2009年9月,耿彥波對雲岡大景區拆遷修建,項目正在進行得如火如荼時,國家文物局因景區違規修建人工湖責令停工。短短的一條小新聞,卻掀起了大同市民沸騰的情緒。   2009年9月5日一大早,人們在紅旗廣場掀起了萬人簽名挺耿活動。衛景天告訴記者,他們這群常在城牆下聚集的人,表現得尤為積極,有些人買了紅布,有些人拉起橫幅。   衛景天介紹,2010年後,城牆腳下的聚會開始定期化,每天下午4點開始,直到太陽落山,人群才散。   2011年,耿彥波的名城復興運動進入高潮,關於耿彥波的討論也越來越多,以陳玉林、盧廷高為代表的這群人對耿彥波的支持和贊揚也越來越熱情,並給自己戲謔地起了個名字——“耿粉”,這個團體也隨之被大家稱為耿彥波粉絲團。粉絲團“團員”當時達到上百名。   也是從那時起,“耿粉”們開始有意識地挺耿——搜集傳播耿的事跡,塑造耿的高大形象。   盧廷高是其中的“鐵粉”,他幾乎每天都到粉絲團來,他能學著耿彥波的和順方言,背誦耿的講話,“文化是一個城市的靈魂”。盧廷高說,這是他看了很多遍視頻,一字一句練出來的。   拆遷受益者“粉耿”   大同建設日益推進,在拆遷中受益的拆遷戶和建材商也加入了粉絲團的行列   隨著古城牆修複工程的推進,2012年年底,城牆下麵的“根據地”被基礎設施建設占用,“粉絲團”的聚會地點逐漸轉移到了四牌樓,因為交通位置顯著,更多的人被吸引加入了進來。和粉絲團剛形成時單純關心時事的退休人士不同,新加入的粉絲們大多獲益於耿彥波發起的市政建設工程。   孫海是一名出租車司機,之前居住在古城棚戶區,一家五口人擠在一間60多平米的平房裡。城牆修複工程中,孫海的房子被拆遷,在政府的補貼下,孫海自己出了四萬元錢,在地段很好的大同新南站對面獲得一套80平米的安置房。政府還考慮到他家裡有兩位老人,上下樓不方便,特意給他安置到較低的三樓。   有一次開車路過四牌樓,孫海看到一群人在討論耿彥波,就把自己的故事“貢獻”了出來。以後,孫海幾乎每個月就來一次,“圍觀”或者參與“例會”討論。   像老孫這樣的拆遷受益者,在大同是一個人數巨大的群體。據新京報記者瞭解,在大同城市擴建過程中,為安置拆遷居民,共建設安置房800萬平方米,安置群眾數萬戶。   受益於龐大市政工程的並非只有拆遷戶。建材商胡立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2008年之前,他的生意冷清,幾乎維持不下去了。耿彥波在大同大興土木後,他抓住商機,三年賺到了一百多萬。2012年年初開始,他也不定期加入到粉絲團的討論中,成了耿彥波的鐵桿粉絲之一。   耿彥波主政大同的五年裡,城市的面貌也日益改觀。城市規劃建設面積由90平方公里擴展到180平方公里,古城牆修複完成四分之三。另外,還有正在急速推進的包括美術館、博物館、大劇院、圖書館、體育館五大場館項目、高鐵站項目,以及大量的安置房項目。   大同建設日益推進,四牌樓的故事越來越多,耿彥波的粉絲團日益壯大,遇到新的政策,或者有關耿彥波有新的動態,在四牌樓聚集的人群能夠達到將近兩百人。並且,圍繞四牌樓的鐵桿粉絲,還有一些外圍的粉絲團。有些企業家、政府工作人員,因為不便於公開露面,就開始了“地下”挺耿活動。   煤老闆馮立就是其中一位,在耿彥波名城復興運動的帶動下,放棄煤礦生意做起了旅游生意。在公司,他不僅懸掛耿彥波的大幅照片,還定期組織員工學習耿彥波精神。   任命公示,3天變卦   耿彥波被公示為大同市委書記,三天后又被調往太原,這一事件引起了粉絲團的憂慮   2013年年初,粉絲團的核心話題從市政建設轉為耿彥波在大同的任期。人們經常一臉焦慮地討論,“如果耿彥波離任,大同鋪開的攤子誰來管?”   當時,豐立祥為大同市市委書記,耿彥波為中共大同市委副書記,市長。盧廷高說,當時人們普遍希望耿彥波接任大同市市委書記。   陳老師認為,大家的擔心並非空穴來風。在大同,有兩條“樣板路”,一條是豐立祥任大同市市長期間,主持修建的大慶路,一條是耿彥波主持修建的迎賓路。大慶路多次修複,但撐不過兩年,又變得坑坑窪窪,被稱為“修舊如舊”,而耿彥波修的迎賓路5年依然如新。   2013年2月3日,《大同日報》頭版刊發山西省委組織部“幹部考察公示”:“確定耿彥波同志為(大同)市委書記人選考察對象,現予以公示。”   當天,粉絲團聚會,大家紛紛表示“心裡石頭落了地”。   但三天以後,事情發生了逆轉,耿彥波調任太原市委副書記,市政府市長。   “公示時間還未超過七天就突然改變,這不符合組織規範。”陳老師說。   對此,11月12日,新京報記者聯繫山西省委組織部,該部門工作人員拒絕回應記者的提問。   許多小道消息開始流傳,傳言耿是被擠走。許多粉絲團成員就此將豐立祥與耿彥波對立起來。   11月12日記者撥打耿彥波手機,該手機關機。   2013年大年初二,2月3日,數萬大同市民在和陽門廣場聚會,請願留耿。新京報記者瞭解到,有粉絲團成員很早就為此做了準備,除了積極轉發帖子和相關短信,趙雲孝等人還準備了一些耿彥波的照片和橫幅。   125項工程被叫停   耿彥波調離大同後,他主政時的多項大型工程停滯,引發拆遷戶和建築商等對現任大同市政府的不滿   面對市民情緒的集體爆發,2013年2月16日大同市政府做出回應,剛調任大同的市委副書記李俊明提出凡是已經開工的政府工程,要全力保障;凡是房屋被征收的住戶,要妥善安置,等“五個凡是”,承諾“新官理舊政”。   與此同時,有媒體爆出,大同市政府2013年累計負債超過130億元。大同市政府方面沒有回應質疑。但之後,耿彥波在大同主持的多數項目延期或者停工。   按照耿彥波的構想,耗資10億元的城牆修複工程在5年內完成,2012年底,大同古城內所有現代建築都將搬遷出去。而在耿彥波離任時,城牆修複工程只進行了一半。他走後,停工至今。  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大同市政府的內部資料顯示:耿彥波離任以後,125項在建工程被叫停。2013年11月8日,大同市政府下發文件,認為“工程手續不全……嚴重影響全市建築工程領域的安全生產”,要求相關部門停止對大同美術館、大同大劇院等71個在建工程的水、電、建築材料供應。   記者電話聯繫大同宣傳部,部門工作人員拒絕回答。市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是因為債務壓力而停工。   11月3日,一位居住在文廟附近的居民指著一片仿古四合院告訴記者,因為周圍拆遷和配套設施停工,建好的院子大多也沒通水電,有的木質結構已經開始腐朽。“建成6年沒賣出去,誰願意在廢墟附近居住呢?”   新京報記者看到,鱗次櫛比的古建築之間,夾雜著殘垣斷壁。四合院附近,就是拆遷一半的棚戶區,道路泥濘不堪。   大量的半拉子工程致使許多人利益受損。建築商王冕告訴記者,之前工程款被一再拖欠,現在整天被工人追著要債。他說,“假如耿市長在,項目早就推動了,我的錢也早要回來了。”   拆遷戶的生活也受到影響。華嚴寺附近的居民馮學民的房子拆了一半就停工了。而配套的安置房由於開發商拿不到餘款,一直不交房,一家四口至今居住在被拆掉一半的老房子里。他有些鄰居甚至擠在臨時搭建的帳篷里。馮學民非常羡慕耿彥波在任時安置的那批拆遷戶。   “政府不遵守承諾,不作為”,成為四牌樓聚集的“耿粉”們說得最多的話。“粉絲團”成員開始策劃一些具體活動,表達他們的不滿,並“保衛耿彥波的建設成果”。   今年8月,御河東一處污水處理廠將污水排到御河,央視東方時空曝光後,盧廷高很生氣,“耿市長花了五年時間,把大同的城市環境搞好,現在有人開始破壞。”於是盧在一處公園發表演講號召市民反對此事。   今年10月,趙雲孝掀起了一次護城河保衛戰。耿彥波修築城牆的時候,外面預留了護城河的空間,趙雲孝發現有人用垃圾填埋護城河,就拉起條幅,扛起國旗抗議。   對此,大同市公安局回應稱,垃圾堆積是由於護城河建設工程緩慢,後在處理垃圾時,引發市民“非法聚集”,要求“追究破壞古城環境有關責任人”。   為了表示活動的正義性,盧廷高等人經常會帶著國旗。他們一齣現,就會引起人群圍觀,並能獲得共鳴。   上個月中,豐立祥被調查,擁護耿彥波的粉絲和市民長期的不滿找到了宣泄的出口,終於導致了10月18日近千人聚集,請願要求耿彥波回大同。   誰應收拾“爛攤子”?   部分拆遷戶因為大同大拆大建生活陷入困頓,歸責於耿彥波留下爛攤子   11月2日下午5點,古城鼓樓東街一處棚戶區,下班回來的清潔工耿朝霞向新京報記者訴苦,“沒水沒電的日子還要過多久?”   耿朝霞的大嗓門吸引了附近的街坊鄰居,大家開始一起曬苦惱。這群人,被“粉絲團”稱為“釘子戶”。   2010年,為了建設古城牆,耿朝霞所在的地方迎來拆遷。但由於耿朝霞家的房子是拆掉老平房,自建的兩層小樓,拆遷時只補償一套房子,自建面積補償極低,耿朝霞夫婦和三個兒子堅決不肯搬遷。   新京報記者走訪瞭解到,大同古城棚戶區的居民大部分是原國企職工,原單位倒閉後,很多人靠打零工為生,成為弱勢群體。因為無力購房,多在院子的空地上自建房屋。在這場拆遷運動中,這部分居民陷入窘境。   在古城中,還有近4萬戶居民尚未搬遷,超過2千戶居民居住在拆遷一半的房屋中。耿彥波主政期間拆遷區域的基礎設施已經被拆除很多,很多居民只能過著無水無電的生活。   一位大同市政府的官員告訴新京報記者,他並不認同耿彥波的大拆大建,“按照目前的人事任免制度,在不確定自己任期的情況下,就搭了那麼大的框架,是不負責任的行為。”   這位官員告訴記者,耿彥波在之前的為官生涯中,已經有過“教訓”,2000年,耿彥波被任命為晉中市榆次市委書記,開始對榆次大拆大建,但離開榆次時,耿彥波向媒體坦承,“其實我不想走,榆次老城改造沒有完成,這是我的一大遺憾。”   麥肯錫公司城市中國計劃研究員李曉鵬接受媒體採訪時稱,大同的問題在於前幾年的投入太猛,沒有把握好度;其潛在的危險就在於透支未來,使下一屆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債務包袱。   耿朝霞說,18號請願活動,她的兒子也去了,但他是帶著另一種情緒去的:“讓老耿回來收拾爛攤子,給我們個說法!”   □新京報記者 安鐘汝 實習生 袁勇 山西大同報道   A20-21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安鐘汝 (原標題:“耿彥波粉絲團”請願事件再調查) 編輯:SN146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